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穿成死对头的游戏老婆 > 第 3 章

第 3 章(第1页/共2页)

尚云熙赶客人,连赢也终于回到家里养神。

其实他更应该先养身,因为胸前那个窟窿要先填满。但是最后一次制做烈焰赤魔枪让本就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他已经没钱好好养身。

王临时凄然地看了看躺在床上的“尸体”,再看看站在“尸体”旁边瞪眼的灵魂,小心说道:“连赢,要不……咱俩先下线,等着你身体自行慢慢复原?”

连赢郁闷地说:“那得至少十天,也太久了。咱们现在一周能上线的时间才多少?还是想办法弄个生肌玉露,再弄个回魂丹。这样明天就能回到身体里。”

王临时哭笑不得:“可是你说的这两样东西加一块儿少说得六百两银子。而实际上咱俩只有……”王临时掏出荷包,从里头死命倒倒出两个铜板:“这是我的全部财产。你呢?”

连赢:“……”这真是戳到他的痛处了!

王临时好歹还有个荷包,连赢现在连荷包都没了。原来住的有花园有凉亭的三进院大宅子卖了,换成了眼下不值钱的一室小草房,飞骑炎魔地龙也卖了。还有他的一身装备也都送进了当铺。现在他除了一杆花了不知几千金才弄成的超品枪,要啥没啥。

可这枪说啥也不能卖啊!这是他的命根子!

一想到自己现在穷得叮当响,连赢就更生尚云熙的气了。本来还想弄到道侣卷轴,然后想办法先把道侣买了,再靠她学技能采矿采药发家——NPC道侣不用下线,他可以很好地利用道侣的时间来赚钱。可这下完了,美好的想法再次因遇到尚云熙而泡汤。

两个发小对视一眼,连赢不禁长长叹了口气,很夸张那种。

“你叹什么气啊?”王临时问道。

“我发现古人说的不对。”连赢说,“什么人穷志短,我看根本就是人穷气短。”

“啊?啥意思?”

“穷啊,穷得生气都生不动了,可不就人穷气短了么?”

王临时:“……”

连赢越看躺在床上血肉模糊的尸体就越难受。

他们今年上高二了,能上线的时间越来越少。王临时倒还好,对玩游戏本身也不是那么热衷,只不过跟他关系好,看他玩儿也就偶尔跟着一起玩儿了。但他是很希望能把自己的号弄好一点的。

付出了这么多时间,起码把装备和武器弄好,再弄一套好的宅子,这样以后学习学累了进来放松一下精神也对自己有益。可现在他只有一件好武器。宅子和装备、座骑,统统都不行。

还有一件事他从没说,那就是他不想比尚云熙差了。那鸟人,至从跟他认识以来,别管是有意还是无意,总是在各个地方碾压他,这实在是太伤人自尊心。学习上他们的差距有些大,他不花个三年两载的根本赶不上,但是游戏里不一样。

“要不你先在这儿接着想办法,我出去采点矿?”王临时从破旧的小板凳上站起来问道。

“算了,作业还没写完,还是先下吧。”连赢衡量一番说,“就十天而已,等就等,也没什么。”

“真的?”

“真的。”

“嘿嘿嘿,你能这么想那就最好了。”王临时说,“游戏而已嘛,别太认真了。那我先赶作业去,明儿个见了啊!”

连赢挥挥手,眼见着自己从小罩着的小胖子消失在门口。

其实他也有作业没写完呢,但就是不太想动。他躺到自己的尸体上,抬抬手,发现灵体抬手,身体没反应,泄气地甩着左手嘀咕道:“尚云熙啊尚云熙,我上辈子是抢了你老婆还是睡了你孩子?你怎么这么克我呢?难不成非得揍你一顿你才知道小爷不好惹?”

然后紧接着他又甩着右手:“还小爷呢,见过住茅草屋的小爷么?”

说完瞪眼瞅瞅直露风的小破屋:“算了,还是下线吧。”

连赢断开与主机的链接,从游戏舱里出来,之后坐在舱盖上发了会儿呆。说起来他屁股底下坐的游戏舱刚好就是当时被尚云熙赢走的那一款。这一个个长得跟棺材似的,放哪哪就变得跟陵园一样,也不知道怎么就那么吸引人。

连赢无意识地摸了摸舱身,眼底缓缓划过一丝隐忍的怒气。这时“叮铃”一声,他屁股底下的游戏舱突然发出声音:“3101仰卧型游戏舱内的玩家您好,您的爷爷有急事找您,现在一楼前台,请您收到消息后快速前往前台。重复一遍,3101仰卧型游戏舱内的玩家您好,您的爷爷有急事来找您……”

连赢一听3101,那是他用过的游戏舱号,于是拔腿就往楼下冲。他看到前台旁边果然站着个老爷子,穿一身白色唐装,中等身形,正焦急地跟客服说着什么,忙三步并作一大步飞奔下台阶,拉住那人的手:“爷爷,您怎么来这了?”

连贺学听到孙子的声音,忙转过头来,顶着一头的汗:“哎哟,大孙子,我可算找着你了。不好了,咱家乔妹丢了。”

“哦,原来是乔妹丢……”连赢脸上的笑容倏地一收,声音登时拔高:“您说谁丢了?!”乔妹,那是他奶奶养的一只鹩哥,毛色油光,叫声嘹亮,是他奶奶的肝尖血,心头肉!毫不客气地说,那在家里地位比他都高。

“不对,它不是应该在家吗?”

“本来是在家。”连贺学心虚地扭过头,“这不我今早带它出去放风,结果小区里偏巧有家娶媳妇儿的,一大早放鞭炮,乔妹就吓跑了。我在小区里转了半天也没找着。”

“那还等什么啊,咱们赶紧去找啊!”

连赢拉着老爷子就往门口跑。到了门口他又折回来,把自己用过的游戏舱退了,顺便跟客服道谢。然后祖孙俩就跟赶集似的着急忙慌消失在电竞馆外。

两人第一时间又回了趟家,但乔妹仍然不见回来。于是又去了花鸟鱼市场,寻思不管怎么样,先买只差不多的应付一下,或者买只新的给老太太赔礼道歉。

然而把全市所有卖鹩哥的地方都找遍了也没找到一只像乔妹一样的鹩哥,看的那些不是太笨就是太丑,要么干脆话都不会说。不过最后见着的卖家人挺好,给连赢指了条路。他说:“小伙子,你这么找也不是个办法,不如我给你介绍个人。我们圈子里有个叫‘尚书’的鸟友,好家伙,那养鸟水平真是一流啊。他那里鹩哥特别多,像你说的那种会说话的也不少,要不我拉你进群你问问他?我跟你说,他那儿十有八-九能买到。如果他那儿买不到,你在咱们市里就不太可能买到了。”

您阅读的小说来自:笔趣阁,网址:www.biquge99.com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第1页/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