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网游竞技 > 带着作弊码穿游戏 > 80、第八十章

80、第八十章(第1页/共2页)

“……”

孟瑾棠就很想知道, 自己到底是怎么跟喜怒无常挂上钩的?

南洛是坦诚之人,见孟掌门有意询问,也没有隐瞒, 表示江湖流言多不可信, 自从血盟会的阴谋被揭穿后,与掖州新主的相关传说里除了正面描述之外, 还包括了一些发散内容,比如疑心极重, 与之相处时稍有无礼之举, 就会痛下杀手,旁人若是想要活命, 一定得毕恭毕敬才是。

孟瑾棠:“……”

她感觉自己风评严重被害。

南洛是南家堡事件的当事人,不会把江湖上转了不知几手的流言当真,她心知这位寒山派掌门仁厚侠义,乃是一位值得敬重的正道高手, 性情稳重, 也很讲道理, 连金王孙那等小人, 都客客气气地与之商量, 在开打前给了对方自剁其手的机会。

说完正事, 孟瑾棠又笑道:“卫姑娘最近大有好转,不出意外的话, 再过两个月便能下山与你相见。”

南洛点点头, 表示一切听从孟掌门安排。

因为陈深主修的生活技能也是医术, 孟瑾棠就让鲁班木人做了一套包括悬丝、小刀在内的简略版医师青囊送给师弟,并叮嘱他在自己外出时,可以抽空查看一下卫重辞的情况。

在帮助孟瑾棠将制药术跟刺灸术提高了一大截之后, 卫重辞已慢慢清醒过来,每天甚至能坐起身,靠在床头上,与人说一会话。

陈深手腕一抖,收回系在卫重辞手上的悬丝,在外拱手道:“一切如常。”

——他晓得屋里的姑娘身世不简单,诊脉时更是额外仔细了三分,唯恐自己医术不精,引起患者的病情波动,为掌门师姐带来麻烦。

卫重辞轻声道谢:“多谢陈兄。”又问,“孟姐姐不在家的话,之前那位夫人呢?”

她虽然大部分时间都昏迷卧床,但依稀记得,曾有一位四五十岁的温柔女性过来照料过自己几次。

——要是孟瑾棠在场,肯定晓得,所谓的温柔跟个人气质无关,而跟易/容面具的制作工艺有关。

陈深不知前情,猜测了一下,觉得大抵是门派前辈不爱见人,只是怕小姑娘病势太重,才不得不出手相助,如今这位卫姑娘病况既然有了好转,便回去继续清修。

他将自己的推测委婉地说了出来,卫重辞明白之后,接过木人递上的药汤,慢慢喝了起来。

她不愿事事都让人帮忙,但是久病之下,体力何其虚弱,试着握紧拳头,却几乎连勺子都拿捏不住,一碗热腾腾的汤药,愣是喝了差不多半个时辰,才勉强喝完。

卫重辞想,以她如今的本事,活下去都十分艰难,又如何能报得父仇?

她想到此处,心绪一时略有激动,连忙深呼吸了几次,让自己平复下来。

药房靠近药田,山风徐来,满室都是令人身心舒畅的草药清香,卫重辞看不到药房的系统信息,但已经亲身体会到了此地对伤势恢复的增益效果。

卫重辞靠在软垫上,笑了下:“论起休养,此地倒是一个十分合适的所在。”

陈深见卫重辞似乎对寒山派颇感兴趣,又想着师姐带这姑娘进入山门,或许有点将人收进山门的意思在,便按照自己的理解,拣着不要紧的地方,简单介绍了一下寒山派的情况。

在他的印象里,寒山派弟子皆不爱出门,有些会在外行走,大部分则因为厌倦世俗,所以常年闭关,不与外人往来,本代弟子中,掌门孟瑾棠算是最有出世意愿的那一位。

陈深介绍的时候,难免联想到温飞琼——散花坊的情况与寒山派有些类似,那位崔先生自从把维摩城丢给弟子之后,自己也常年宅居,连城中其他从属,等闲都无法与其相见。

卫重辞:“我记得陈兄便是孟姐姐的师弟。”

陈深笑:“寒山派中,掌门一脉负责处理山外之事,不过人丁不旺,所以下面还设有门派外院作为辅助。”

进入驻地后,陈深与师姐聊天时,曾听对方提过一次,这一辈的同门里头,她自己就是首座大弟子,所以才接任了掌门之位。

陈深想到寒山派的外院,再想到明显那位来无影去无踪的烈阳功高手,再结合这段时日了解到的江湖经验,觉得寒山派内应当是分为不同支脉,掌门一脉虽能调动其他支脉的弟子,却不好勉强对方改变社恐的生活习惯,所以那位修炼烈阳功的高手虽然护送孟瑾棠前往南家堡,却始终不肯露面。

他由孟瑾棠收录进山门,修炼的又是混元性的功法,自然算在掌门师姐那一脉当中。

陈深不知卫重辞所修内功的属性,又提了一句,若是新入门的弟子觉得混元性内功不行,派内还有阳性内功跟阴性内功的分支。

卫重辞:“……”

大门派果真底蕴深厚。

您阅读的小说来自:笔趣阁,网址:www.biquge99.com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第1页/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