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网游竞技 > 带着作弊码穿游戏 > 第六十四章

第六十四章(第1页/共2页)

来南家堡贺寿的宾客们出身不同, 秉性各异,本来不好统辖,但看孟瑾棠挂着一身负面状态,都能跟无情剑温飞琼打得有来有回, 江湖人素来敬重高手, 加上发现事情不对劲, 也愿意委屈一二,放弃个人的高手包袱, 暂时遵从一下指挥。

偶尔有人露出点反对的苗头,要么被身边人按住, 要么被唐门出身的唐东桑拉着聊了一会——跟七星观这种名门正派不同, 唐家走的是亦正亦邪的扩展路线, 唐东桑感谢孟瑾棠帮忙挡了下飞刀,很愿意在力所能及的事情上面, 来一波投桃报李。

高手里,左陵秋对医术的了解也挺深,据他仔细检查, 发现弟子中的毒主要是下在炭火里的, 而大队的大佬们所中的毒, 则多在被褥当中。

因为这些东西都是宾客专供, 所以堡内弟子,因为生活用品来源不同的缘故,反倒没遇见什么问题。

万旺德看着孟瑾棠, 神色隐含惊叹,觉得对方当真深谋远虑。

他本来还想, 对方可能只是特别有钱, 所以才带了全套被褥加取暖用的熏炉出门, 一应事物都不肯用南家堡这边的次等品,但现在看来,对方应该是早对如今的情形有所预料,才做出了防备。

寒山派果然深不可测。

宾客们现在已经没有继续聚集在大厅里,在堡内弟子的安排下,前往后堂稍作休憩,孟瑾棠等人换了个房间,共同商量接下来的流程,左陵秋带人将宴席上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收拾起来,比如跟南二死亡紧密相关的部分关键物品,譬如杯子跟酒——在妥当存放前,他特地做了初步检查,发现酒里跟壶里都有毒物。

孟瑾棠窝在椅子里,很怀念以前玩单机游戏的时光,类似的场景她完全可以选择跳过,然后靠着设计人员提炼出来的关键信息做任务。

“风大侠,请。”

周晨笑呵呵地推门而入,按照孟瑾棠的交代,把风郎君风商给带了过来,理由是需要一个轻功高手来参与讨论。

风商长揖到地:“孟掌门。”

其实他考虑过偷溜,但想到温飞琼临走前,曾透露过,孟瑾棠还带了一个修炼烈阳功的神秘高手过来。

对方一直能不被人窥破行踪,肯定是潜伏在暗处,他若是想偷溜,说不定就得被那满含烈阳真气的指力戳得前后通透。

孟瑾棠颔首:“风大侠。”示意对方看一眼放在桌子上的冷茶跟南家堡厨师特调的甜品,微笑,“风大侠是在考教在下的眼力,才在水中多加了一些事物么?”

她掩在青色宽袖中的手指,轻轻捻着一支金针,准备若是对方表现不对,就给他上一个状态锁定,免得风商趁人不备,来个服毒自尽。

“……”

风商其实还是个挺珍惜生命的人。

他屡次外出,偷摸做些手脚,虽然频率高,但凭着来无影,去无踪的轻功,本来也不至于被瞧破,奈何孟瑾棠的轻功比风商更为高明,加上发现茶水不对,便稍加留心,当场窥破了风商的行踪。

虽然两杯饮料与风商之间的联系不算紧密,但武侠片场的人物也缺乏侦探片场那种不见证据不落泪的负隅顽抗精神,风商心想,既然被看破,与其虚言狡辩,百般挣扎,闹个灰头土脸,被周遭的江湖好汉笑话,那还不如干脆承认,当下长叹一声,道:“既然如此,风某任凭孟掌门处置就是。”

孟瑾棠微笑,她的言谈举止与武会之前都没什么差异,然而落在别人眼里,已经有了些宠辱不惊的一派宗主气度:

“若是风大侠不打算继续为金会主效劳,那何不干脆弃暗投明?”

风商又叹了一口气,老老实实地交待了自己的过往履历。

据他所说,三年前行走江湖时,与天华教弟子起了些冲突,险些命丧在对方手下,被路过的金王孙搭救了一把,救命之恩无以为报,虽然看不惯对方行事手段,也只得答应在关键时刻,为金王孙出手一次。

人死如灯灭,武功如是,权势也如是,风商为救命恩人伤感了短暂的一小会,就将金王孙交给自己的毒/药统统取出,交给孟瑾棠。

下在茶水中的是蛇蝎夺命散,只要分量足够,等服毒之人运气动武后,便会因为内息紊乱而毙命当场,但别说孟瑾棠,就连泰老爷子那等普通高手,也顶多是挂个相对严重的debuff而已,因为无色无味,所以也能放置于被褥当中,让人与呼吸中,不知不觉生中异毒。

孟瑾棠的评价标准受系统影响很深,在她看来,泰老爷子、柳月雁、唐门唐东桑,都是武功平平的寻常路人,但对于游戏世界本地人而言,连南家堡的护卫,都属于了不得的大高手,特别是在掖州这等偏远地区,随便丢一个出去,都足以称霸一城。

蛇蝎夺命散正是来宾中相对大佬一些的江湖人士所中之毒,至于炭火里的毒/药,风商表示,他也没能得到,不过炭火主要针对普通弟子,毒性不强,解起来相对容易,有没有样品做参考,问题也并不很大。

孟瑾棠笑:“多谢风大侠,如今堡内人手不足,还请风大侠多多襄助。”

风商知道这是在暗示自己老实呆着不要乱跑的意思,对方没有禁锢他的人身自由,已经算是高抬贵手,万万不可太不识趣,自然应承了下来。

药品到手,剩下的就是研制解药,想到这里,孟瑾棠忍不住叹了口气,她在宴会开始前,就在系统的安排下刷了不少小任务,基本都跟医术相关,要么提升悟性,要么提升[残页领悟II]的成功率,现在看来,明显是意有所指。

没被学徒害死的常九回本着对医学的浓厚热情,慨然道:“莫要担心,老夫会给你一块研究。”

综合实力比较强的人物里,左陵秋跟孟瑾棠一样,都是主修武功辅修医术的,论起对治病救人的热情,都逊这位老先生不止一筹。

孟瑾棠想,若非她此前救了常九回,又帮了青蛾宫弟子的忙,现在两边都愿意投桃报李,过来搭把手,那整件事情中,给她伤害最大的可能不是boss,而是打架后的善后工作。

*

普通弟子中的毒并不很严重,孟瑾棠丢了一瓶玉枢丹过去,让他们自己扛着,武功足够的话,debuff会慢慢消除的,而且每天持续运功,对修为的提升也有好处,只是其中部分弟子防御系数不够,毒性发作过快,孟瑾棠只能亲自出手,用内力帮人逼毒。

旁人看见这姑娘伸指在伤患的身上轻轻一点,不过片刻功夫,那些普通弟子脸上就有了血色,无不佩服寒山派掌门武功深厚,同时感激她愿意为萍水相逢之人耗费内力,堪称正道之光。

孟瑾棠看着任务显示中不断上升的完成度,深感这些江湖朋友们都是实在人:“……谬赞了。”

周晨与南堡主商议,那位孟姑娘的内力深厚如此,却仍被痼疾所困,可见这姑娘的“老毛病”十分棘手,当下开启库房,挑选上好的药物给人送去。

客院内。

您阅读的小说来自:笔趣阁,网址:www.biquge99.com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第1页/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