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会员书架
首页 >都市言情 >重生过去从四合院开始(重生飞扬年代) > 第五百八十六章 找个能下水的

第五百八十六章 找个能下水的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

雪后的前海,别有一番风景。

岸边的垂柳挂着雪,犹如碧玉妆成。

前面漆黑的水面,在月色掩映下,居高临下看去,宛如一大块磨平的黑曜石,静谧却又带着神秘危险的气息。

那人趁着夜色来到水边,抻脖子往左右张望。

杜飞正合计他一定是在等人,索性让小黑落到附近的树上。

那人却在岸边来回踱着步子,嘴里一口口呼出白气,双手互相搓着,像要搓出皴来。

等了片刻,也没见有人来跟他接头。

杜飞感觉精力消耗不少,虽然还没到极限,也只好断开视野,先休息一下。

免得关键时候捉襟见肘。

心里暗骂,来接头那人太肉,居然等了这长时间。

稍微休息片刻,杜飞很快又连上视野同步。

差不多过了有五分钟。

杜飞再看那人,不由得“咦”了一声。

因为这个人已经不在刚才的地方,正顺着前海的岸边往北走,在雪地上留下一串清晰的脚印。

“不对呀~怎么挪窝了?”

杜飞暗道一声不对,如果这人真是跟同伙接头,应该不会轻易离开。

刚才这会儿工夫有小黑在盯着,真要又有人来,肯定会提醒他,也不可能错过。

这令杜飞内心狐疑,难道自个从一开始就猜错了,这人上前海边上来根本不是找人接头?

“那他半夜三更,跑这来干什么?”

杜飞心里正在疑惑,那人忽然停住脚步。

扭头看向黑夜中静谧的水面,彷佛下定了巨大决心,转身往前迈了一步。

这一步迈过去,他的鞋尖已经悬空了,脚下只要一滑就得掉到水里。

这个季节,水温冰凉,甭管会不会水,只要掉下去了,十有八九得没命。

杜飞心头一动。

难道这人根本不是找人接头,而是要上这来自杀?

想到这里,稍微有些分神,紧跟着就见水面上溅起一片水花。

杜飞“我艹”一声,却发现那人还好好的站在岸边,压根没蹦下去。

刚才溅起那片水花,是他把手里拎来的兜子,使劲儿抛到了前海里边。

那个人把兜子扔掉后,彷佛卸下了千斤重担。

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快速离开原地。

杜飞见他走了,往前海边上看了一眼,记住他抛东西的大致位置,随即又让小黑跟着过去。

虽然跟来的时候路径不同,但那人在胡同里七拐八拐,十分熟悉地形。

也没去别的地方,直接回了杜飞的大院。

快速穿过前院和中院,回到后院西屋。

小黑跟踪过来,落在屋外的门廊的窗台上。

这间西屋窗户上镶着玻璃,虽然屋里拉着窗帘,但帘子是碎布头拼凑的,只是勉强挂着,四边都露缝。

杜飞调整视角,正好顺着窗帘缝隙看到里边的情形。

刚才那人回来,正在往下脱外套。

这是一个长的挺周正的中年人,戴着眼镜留着三七分头,大概三十六七岁。

屋里还有一个女人,比男人小一些,长得中上等人,一边接过男人外套一边说些什么。

除了两个大人,在旁边的里屋,还有两个已经睡下的半大孩子。

看见这些,杜飞愈发觉着,这人应该不是潜伏分子。

一来,这人刚才在外面的行动全是破绽,根本不像经过专门训练的。

二来,为了掩人耳目,假扮夫妻倒也寻常,可带着俩孩子,难道不嫌累赘?

到了这一步,杜飞已经明白,这次十有八九是弄错了。

但他依然十分好奇,这两口子究竟什么根底,半夜三更,神秘兮兮,究竟把什么扔到前海里了?

杜飞断开视野同步。

靠在罗汉床上,闭目养神,恢复精力。

脑子里还在回想刚才的种种,更好奇那兜子装的是什么?

可惜他现在没有打捞的法子。

这令杜飞不由得心思活络起来。

地上有小乌,天上有小黑,地下有小红、小灰,也是时候弄一个能在水里游的了。

想到这里,杜飞心里还微微有些兴奋。

仔细思考起来,要选定什么东西进行改造。

这段时间,杜飞从王小东、刁国栋、张野他们手里弄了不少好东西。

经由陈方石的坚定,这些东西无一不是价值连城的宝贝,其中蕴含的白光和蓝光已经充斥了随身空间。

这令他不由得跃跃欲试,这次要玩一票大的。

之前使用随身空间改造小乌他们,未免太过惊人,一直有所顾忌,不敢弄得太过了。

比如小乌,现在这样还能说得过去,可要再大一些,说它是猫,都没人信。

还有小黑,整天在天上飞,如果明显比其他乌鸦更大,绝对是弹弓和气枪的最佳目标。

小红和小灰这俩‘地下工作者’倒是不容易被看见,可它们体型太大,在地下又不方便。

这次杜飞决定弄个在水里游的,则少了这些顾虑。

有水面的遮掩,就算弄个大块头,轻易也不会被发现。

另外,表面平静的水里,远比陆地上更危险,在水里隐藏着各种掠食者。

如果弄个小鱼小虾,用不了两三天,再被天敌吃了,岂非白忙活一场!

杜飞思来想去,一般鱼虾肯定不行。

必须有防御力,最好凶悍一些……

但现在已经十一月份,鲜活的鱼虾都不容易见到。

杜飞想来想去,也没拿定主意,索性等星期天上花鸟鱼市去看看。

又过两天。

自从大前天夜里,发现有人往前海里扔东西。

杜飞事后特地找派所的朋友查了一下。

住在中路院子后院西屋的那两口子,男的叫陆海山,女的叫尹秀梅。

陆海山在精密仪器厂工作,女的没上班,在家带孩子。

单看明面上的信息,这两个人都没什么问题。

而且在精密仪器厂那边,有陆海山的完整档桉。

这个人从解放后就在精密仪器厂工作,并不存在被掉包的可能。

而在轧钢厂那边。

得知财务科出问题之后,李明飞并没任何动作,彷佛仍浑然不知。

不知道,他下一步会怎么应对。

不过秦京柔的好处立竿见影。

昨晚上秦淮柔过来提了一嘴,在财务科带秦京柔那个赵新兰,不知李明飞怎么打的招呼,竞对秦京柔热情起来。

之前赵新兰知道,秦京柔是通过物资科许代茂的关系进的财务。

虽然许代茂是厂里的红人,其他部门都要给他面子。

但赵新兰觉着,财务才是领导的心腹。

况且赵新兰都打听了,秦京柔跟许代茂不沾亲你不带故的,就是秦京柔的堂姐跟许代茂住一个院的,所以之前压根儿没拿秦京柔当回事。

谁知道,李厂长的秘书竟然亲自跑过来打招呼,让她照顾照顾秦京柔。

这是什么概念!

赵新兰当时就懵逼了。

她也不傻,能劳动大厂子的秘书。

什么许代茂,压根就是一个幌子,闹了半天秦京柔身后站着的竟是李厂长!

这天晚上,眼瞅着快下班了。

杜飞待在办公室有些犯懒。

入冬之后,办公室挂上了棉门帘,屋里也点上了炉子。

这几天,大概因为天冷了,让不少人的头脑冷静下来。

大街上成群结队,晃晃悠悠的小年轻少了,茬架摇人的也少了。

这令街道办这边的事情明显少了。

等到下班。

刚五点钟,天已经黑了。

杜飞骑车子去接朱婷。

今天朱婷出来的挺早,还在门口等了一会儿。

杜飞到了,也没下车,朱婷就坐到了自行车的后架上。

她看起来心情不错,坐上来就吧啦吧啦说起今天在单位的一些事情。

这是他们每天相处的习惯。

互相分享工作和生活,有的时候还能出出主意,让平澹的日子不显得那么枯燥。

顺着大马路骑了一段,杜飞想起明天是星期天,问道:“哎~明天上花鸟鱼市去看看?”

朱婷一听,也来了兴趣。

她虽然不养鱼,但朱妈喜欢花卉,之前也带她去过几次花鸟鱼市。

朱婷不太喜欢那儿的味道,但偶尔去一趟却无妨。

“好呀~怎么想起来上那去了?想养几条小金鱼?”

杜飞笑道:“养鱼还是算了,别到时候都进了小乌那货的肚子。”

朱婷也笑起来,正要再说什么。

却在这时,杜飞忽然“咦”了一声,向马路对面看去。

朱婷一愣,也顺着他的眼光看去。

只见在马路对面,一个胡同口旁边,站着两个人。

因为天色已经黑了,朱婷看不大清那两人的样貌。

但杜飞的眼力不太受影响,一眼看出那两个人其中的一个,正是他初中同学张华兵。

而另外一个,竟也不是生人,居然是周常力!

杜飞微微诧异,这两个人什么时候搞到一起去了?

看他们俩说话的样子,似乎起了什么争执,却因为距离太远,再加上刚下班,路上车水马龙,更不可能听见。

杜飞心里犯合计,却并没因此停下。

只在心里有数,知道张华兵和周常力认识。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本章节第1页/共2页)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